三验棺木子

1.孤魂含恨

明朝万历年间,一个叫程世昌的香料商人出外做了一年的买卖,回乡途中,遇到一个贩卖丝帛的商人方子书,两人非常投契。恰好方子书也要往清徐县去,二人就一路结伴同行。

这天在客栈留宿,程世昌忽然梦到女儿雨蝶血污湘裙,脖颈间挂着一条麻绳,凄然怨道:父亲途中何不加快脚力?如今我们父女怕是见不到了。程世昌醒后有种不祥的预感,便与方子书约定到了清徐县再聚,快马加鞭连夜赶了回去。

岂知,程世昌一到家,便看到挂着大大奠字的白纸灯笼,妻子甄氏正领着家人守着一具棺木痛哭。儿子程雨鸥见他回来,立刻跪行过来,抱住他双膝痛哭道:父亲回来迟了,姐姐自缢,已经断气半日了!

程世昌顿觉天旋地转,心口一阵剧痛,生生咳出一口血来: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蝶儿好好的怎么会寻了短见?

还不是你收留的那个穷鬼冯绍棠老爷自己看看蝶儿吧!甄氏边哭边骂,棺木中躺着的蝶儿腹部隆起,分明身怀六甲。程世昌错愕不已,冯绍棠是他故友之子,自己因看他无依无靠,这才收留的他。难道是自己引狼入室?

程世昌怒不可遏,立刻让人将冯绍棠带上来。很快,冯绍棠就跪到他的面前,可他一见程世昌就滚下热泪,说自己虽倾慕小姐,但绝无越轨之举。

混账东西,还敢说没有越轨之举!甄氏怒骂,秋月,将你知道的原原本本说出来!

秋月是程雨蝶的贴身丫头,听甄氏提着名叫她,立刻跪下道:十个月前的一天,冯少爷来望月楼找小姐借书。他拿出两串钱让我出去替他买糕点,小姐就吩咐我去了,结果我回来时正撞见他在非礼小姐。事后小姐怕被人耻笑,就忍辱没有声张。后来珠胎暗结,小姐就用白绫缠住腹部,最近即将临盆实存遮掩不过,羞愤之下才自缢了。

你含血喷人!冯绍棠激愤不已,抵死不认。

雨鹍,即刻报官!程世昌痛心道,我的蝶儿遭此凌辱,龠恨而死,孤魂尚且来见我最后一面,我必将为她讨回公道!

2.亡女产子

清徐县知县王大人受理此案,派捕头带着差役仵作来程家验尸。方子书一赶到清徐县就来拜望程世昌,安慰了他之后又道:令爱遇到这么大的事,嫂夫人如何全然不知?

程世昌解释:你这嫂嫂原是填房,膝下只有雨鹍一个,蝶儿的生母去世很多年了。你嫂嫂待蝶儿倒好,只是这孩子一心想着去世的母亲,不大和她亲近。

原来如此。

这时仵作已经验明尸体:死者程雨蝶,年十九岁,怀有十个月身孕,乃自缢而亡。

一听这话,众人一片哭喊声。冯绍棠被差役拘捕,也大声喊冤。突然,秋月惊恐地指着棺材道:小姐,小姐她

众人一看,顿时瞪大眼睛。程雨蝶隆起的腹部居然蠕动起来,下身缓缓渗出暗红色的血来,染红了湘裙。

仵作一时瞠目结舌,程世昌也慌乱得不知所措。这时,方子书指着身边的账房先生对他道:我这位账房先生颇通医理,可否请他为小姐查验一番?

此时也别无他法,程世昌只得点头。账房先生走上前去,用手抚摸程雨蝶的腹部,忽然面露惊喜,道:是棺材子!

账房先生说妊娠足月而死的妇人,有时会因尸体膨胀骨缝松动等原因而产下腹内胎儿,偶尔有命大活下来的,就被称为棺材子,程雨蝶正是这种情况。

永利皇宫463官网,只见账房先生经过一番忙碌,双手托出一个呱呱啼哭的男婴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而程世昌更是不知是悲是喜。

本来已是死无对证,现在只要将疑犯和这孩子滴血认亲,是非黑白就很清楚了!方子书道。冯绍棠听完居然面露希冀之色,对着程世昌叩头道:世伯,小侄愿意对簿公堂,滴血认亲!程世昌心里一动,冯绍棠这么坚决,难道他真是冤枉的?

3.滴血认亲

王大人将众人带同县衙,仵作端上来一个茶盘,上面搁着一碗清水,一枚银针。冯绍棠先行滴过血之后,奶妈抱着棺材子也滴了血。

众人立刻屏声静气盯着那只碗,里面的两滴鲜瓶各自荡开,很快融汇存一起。冯绍棠一见,脸色煞白,道: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!

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!程雨鹃怒骂,转身跪下恳求王知县,请大人作主,严惩此贼,还我姐姐一个公道!

王知县一拍惊堂木,令衙役将冯绍棠押进大牢,等候刑部发落。冯绍棠被衙役拖下公堂,还一路大喊着冤枉。

冯绍棠定罪入狱,程世昌总算聊感欣慰。这日,方子书带着账房先生专程来拜祭,焚香后落座道:那冯绍棠口口声声说冤枉,莫非其中真的另有缘故?

程雨鹍一听,不等程世昌说话,就决然道:那贼人怕死,自然不肯承认,想尽办法也要脱罪。他的辩白之词,如何信得?

这时秋月端了茶上来,手腕上的翡翠玉镯碰在桌子上,发出一声清脆声响。方子书暗暗向程世昌使了个眼色。程世昌见状,便将众人支了出去。

程兄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吗?兄长家做香料生意,令爱对各种香料应该也是熟稔在心的。她既怕人耻笑,只需一味麝香就可堕掉孽胎,何至赔上性命?

程世昌听了一愣,疑惑道:依你看来,这是什么缘故?

只有两种可能,如果不是雨蝶小姐拿不到麝香,就是她根本不想堕胎。

本文由永利皇宫463官网发布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三验棺木子

TAG标签: 棺材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